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换装苏械实力大增,美军:你们和谈没有诚意


说到志愿军入朝作战,大家的第一反应或是天寒地冻的长津湖,或是艰苦卓绝的上甘岭,或是碧血横飞的铁原,总之,人民志愿军都是在巨大的劣势之下与敌作战,全凭一口气打败了联合国军的飞机坦克大炮。

朝鲜战争前期的志愿军基本代表了解放战争时期的装备水平,和红军、八路军相比固然有长足的进步,自动火器以及火炮的装备比例要明显高于前两者,军队的正规化程度也有明显进步。

但是,志愿军装备的各种武器大多是来自日军、蒋军甚至地方军阀的“万国造”,零件、弹药不能互通,而且许多装备已经老旧不堪,磨损严重,可靠性很差。

火炮虽然数量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口径在100毫米以下的迫击炮,难以承担反坦克、防空等任务,射程和威力更是无法与联合国军的重型火炮相提并论。在战争前期,志愿军依靠出其不意的战略和灵活多变的穿插、包围战术打得敌人措手不及,敌人往往在其侧后出现志愿军时立即撤退,此时装备差距带来的问题是追不上、堵不住,往往让已经包围的敌人逃出生天;

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换装苏械实力大增,美军:你们和谈没有诚意

等到李奇微走马上任,联合国军稳住阵脚并摸清志愿军的战术以后,其反扑亦给志愿军带来了很大损失。志愿军之所以采取夜战、坑道战等战术,也是因为这些战术可以快速实现短兵相接,能够最大程度抵消敌人的装备优势,说来甚是无奈。

不过,中国坚定支援朝鲜的表现,使斯大林改变了对中国态度,苏联随即以较低的价格向中国提供了大量苏制武器装备,上甘岭呼啸的喀秋莎确实给敌人带来了重大杀伤,美军无法穿越的“米格走廊”更是不乏操着俄语的“志愿军飞行员”。

苏联援助以及全国人民捐资购买的大量飞机、坦克等装备大大改善了志愿军的装备水平,使人民军队真正成为了一支具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能力的钢铁雄师。网上有一句话说“一切恐惧都来自于火力不足”,志愿军是无畏之师,在提升了装备水平后就更加如虎添翼。

这之后志愿军已经不再是入朝初期那支手拿万国造,一把炒面一把雪,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军队,而是一支空中飞着米格机,地上架着喀秋莎,手中端着波波沙的雄师劲旅。

全面换装苏械的16军,更是在1953年凭借优势火力打出了两小时歼敌三个连的传奇战绩,当真是扬眉吐气,大快人心。今天就让笔者为大家揭晓: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打了哪些“富裕战”?志愿军打这些“富裕战”有何背景?

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换装苏械实力大增,美军:你们和谈没有诚意

“一把炒面一把雪”是1950年志愿军艰难处境的真实写照

一、16军入朝作战始末

中国人民解放军16集团军的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南昌起义中的革命武装,在解放战争前期,按照中央的要求编成的晋冀鲁豫第1纵队是该部第一次以正规军团的形象出现,此后隶属中原野战军、第二野战军战斗序列,1949年改称16军。

朝鲜战争爆发时,刚结束解放大西南战役的16军正在贵州驻扎,负责剿匪和建立政权之工作。1951年2月,16军开始换装苏制装备,装备了大量重炮、坦克、自行火炮等装备,火力和机械化程度有了质的提升;16军还按照苏军的编制原则进行了改编,建立“联合指挥部”,成为我军中最早实现现代化编制的军级单位。1952年底,完成改编的16军入朝作战,期间担任警戒之任务,后期则投入一线战场,参加了当年的夏季战役,并取得相当战果。

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换装苏械实力大增,美军:你们和谈没有诚意

6军首任军长尹先炳

16军入朝作战时的军长是尹先炳,尹所以能当上16军军长,自有其过人之处。尹先炳是湖北人,1930年,年仅15岁的尹先炳参加革命,因其作战勇敢,在反围剿和建立根据地的斗争中屡立奇功,于1937年便当上了大名鼎鼎的“朱德警卫团”团长,该团是八路军中的绝对主力,中央对尹的信任可见一斑。

抗日战争中,尹先炳指挥了黑水河围歼战,此后在百团大战等一系列战斗中表现活跃,得到了刘伯承、秦基伟等诸位将领的称许。尹先炳与著名的“王疯子”王近山颇为相似,两人都是打仗不要命、不信邪,也都有相同的“浪漫情怀“,以至于时人或戏称二人为二野的“两朵花”。

1949年,中原野战军改编为第二野战军,原中野一纵改编为16军,隶属第五兵团,原一纵司令员杨勇担任兵团司令,尹任16军改名后的首任军长。

在第五次战役后期,毛主席派总参谋长徐向前率代表团赴莫斯科与苏联政府谈判购买以重装师为标准的60个师装备。

苏联同意在3年内完成60个师装备的供应,其中10个师的供应在1951年完成。

这60个陆军师的武器装备,是按照苏联的编制配备的:每个师有炮兵团、坦克自行火炮团、独立高炮营、独立五七反坦克炮营,装备有122毫米榴弹炮、76.2毫米野炮、120毫米迫击炮、坦克、自行火炮、高射炮、反坦克炮、汽车、特种车等等。

于是,从1951年8月开始,我军陆陆续续有部队换上了以重装师为标准的苏装。

1952年16军改编完成入朝作战之后,尹大胆运用火力,给敌人以沉重打击,甚至发出了“没打够”、“美军不过如此”的豪言,这也是战争后期志愿军克服了火力不足问题后,在战场上扬眉吐气的一个缩影。

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换装苏械实力大增,美军:你们和谈没有诚意

二、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打得“富裕战”

著名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在进攻平安县城前面对手下兵强马壮的独立团武装大喜过望,直言“这辈子没打过这样的富裕战”,想必看过该剧的朋友对于这一经典台词一定记忆犹新;16军入朝作战后,也打了一场大快人心的“富裕战”。

1953年7月17日,16军抓住各方和谈的间隙,对美军步兵第2师第38团所属一个连驻扎的高地发动攻势。在发动进攻之前,首先进行了猛烈的火力准备,几十门大炮向狭小的敌军阵地实施弹幕覆盖,美军根本未来得及反应就大部被炸死、炸伤,随后突击队攻入敌人阵地,不到一小时就消灭了全部守敌。

此后,16军又如法炮制,攻占了韩军一个连驻守的一个高地,并歼灭试图反扑的联合国军一个连兵力,这两次战斗各不过半个小时,加上17日一小时歼敌一个连的战斗,乃有16军两小时歼敌三个连的说法。

或以为尹如此劳师动众的攻击几个连级目标,有如高射炮打鸟,牛刀杀鸡,实是大材小用,但结合当时的朝鲜情况来看,以雷霆万钧之势打击敌人也是正确的战术,彼时双方僵持日久,各个阵地业已巩固,如不能一击毙敌,则必演成拉锯战;这也是毛主席“伤敌十指不如断敌一指”战术思想的体现。

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换装苏械实力大增,美军:你们和谈没有诚意

实际上,两小时歼敌三个连不过是16军小试牛刀的战斗,眼看敌军斗志已衰,而己方的苏制装备十分犀利,加之16军将士气势如虹,尹先炳准备来个“一鸣惊人”的举动,直接将战线向前推进20公里,拔掉美第八集团军司令部。

不过,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杨得志给尹先炳来电,说板门店签字在即,美方在谈判桌上提出强烈抗议,说我方谈判没有诚意,把一支战斗力超强的军事武装开到分界线中段耀武扬威。

于是让尹停止进攻,接到命令的尹先炳虽然万分不甘,但也只得执行,想来没能在朝鲜战场上大展拳脚也是尹先炳的终身遗憾吧。

如前所述,16军一举歼敌三个连的战斗只是朝鲜战争后期我军装备水平迅速提高的一个缩影,朝鲜战争后期的志愿军装备好、打得起富裕战,这在当时的许多战斗中都有体现。

以1953年夏季的金城战役为例,当时各方在朝鲜前线已经僵持很久,志愿军的侧翼也已得到巩固,眼看战争已经再难打下去,但李承晚方面仍然借口“就地释放”战俘,企图在交换战俘的问题上做文章。

为此,志愿军于1953年6月8日主动对韩军驻守的突出部发动进攻,达到以战促和的目的。在该次战役中,志愿军动用火炮一千一百多门,发射炮弹数千吨,超过入朝作战前期五次战役发射炮弹的总和,为部队顺利突破敌军阵地提供了有力支持,为大规模攻坚战积累了宝贵经验。

实际上,早在上甘岭战役期间,志愿军就通过火炮给敌人造成了很大杀伤,据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老战士回忆,有的敌人被喀秋莎火箭炮爆炸所产生的巨大冲击波震昏在阵地上,被俘后和志愿军战士说的第一句话竟是“强烈抗议中国使用原子弹”,原来强烈的爆炸使这名俘虏误以为发生了核爆炸,而火箭弹的威力也可见一斑了。

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换装苏械实力大增,美军:你们和谈没有诚意

三、朝鲜战争期间我军的现代化发展

朝鲜战争无疑对我军的建军思想产生了很大影响,志愿军在朝鲜战争前期与后期的差别即为明证,而某些影响则长达几十年之久,甚至今天仍然可以看出那场立国之战对人民军队的影响。

此后几十年,中国军队一直在努力提升自身的火力投射能力,研发了大量质优价廉的优秀装备,经过几十年战火考验依然长盛不衰的“游击队三大神器”的AK47、RPG火箭筒和63式107MM火箭弹都曾经是中国军队的制式装备,虽然目前这些装备已经退出现役,但他们都曾是人民军队保家卫国的利器,值得我们铭记。

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换装苏械实力大增,美军:你们和谈没有诚意

63式火箭炮操作简单,威力巨大,曾在解放军中广泛装备

现代战争中,后勤保障也是不可忽略的因素。陈毅元帅曾经说,淮海战役是人民群众用独轮车推来的胜利,这句话一方面反映了人民群众对解放军的爱戴与拥护,另一方面也反应了解放战争中后勤保障方式之原始。

在志愿军入朝作战前期,由于缺乏足够的运力,加上美空军不分昼夜地轰炸,后勤保障时常不能满足军队的需要,以至于在长津湖战役中出现了志愿军全连冻成“冰雕”的情况,在第四、第五次战役中,联合国军更抓住志愿军补给不足的时机疯狂反扑,使志愿军承受了很大牺牲。

反观美国军队,其拥有源源不断的海陆空支援和近乎无限的弹药供应;在志愿军只能依靠炒面、冻土豆充饥之时,美国人在战场上也能享受咖啡、巧克力等食品。经过两年多的不懈努力,志愿军铁道兵在朝鲜境内建成铁路千余公里,基本解决后勤补给困难的问题,这也是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能够进行充分炮火准备,打“富裕战”的基本前提。

今天,军队的后勤补给系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是身处青藏高原的巡逻官兵,还是远在南海的边防战士,均可免于冻馁之患,不过,今天仍然作为野战食品供应的压缩饼干可以看作是当年志愿军战士褡裢中的炒面之“后裔”,也算是一项光荣的历史传承。

抗美援朝后期,志愿军换装苏械实力大增,美军:你们和谈没有诚意

四、结语

抗美援朝战争是共和国的“立国之战”,帝国主义非但没有扼杀新生的人民政权,反而使其在战争中得到历练变得更加强大。今天,我们缅怀革命先辈的英雄事迹,更要铭记“天下虽安,忘战必危”的格言,紧抓国防建设不放松,保卫国家寸土不让,对敌对势力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态度,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斗争原则,时刻准备回应敌人各种形式的进攻。在普通人而言,我们亦需各尽所能,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在各条战线上取得新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