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师失利,王近山不敢参加会议,彭德怀追问原因,陈赓化解尴尬


1951年5月,第五次战役中,在美军实行大范围反击后,60军接到的任务是掩护第三兵团和其他部队撤退,而当时60军下辖的三个师,其中有两个师被抽调到了其他部队,只有180师尚且在60军建制内,因此韦杰只能将断后阻击敌人的重任交给180师。

180师失利,王近山不敢参加会议,彭德怀追问原因,陈赓化解尴尬

王近山

不久,180师便与美军相遇,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对战。刚开始,双方不分胜负。没多久,王近山所在的部队在补给方面出了问题,只能暂时退出战场。而美军自然是穷追不舍,将其重重包围,志愿军180师失利。

事后,彭德怀便在志愿军司令部所在地空寺洞主持召开一个军长、政委参加的会议。为了开好这次会议,志司的同志专门在树林里搭了一个很大的掩蔽棚,很宽,很长,与会者都可以坐下。棚子是用粗木搭的,上面盖上土,搭上树枝,从空中看不见,可以防敌机扫射。

开会的前一天,三兵团当时的主要负责人副司令员王近山还没有到会。到志司来开会的首长们议论纷纷,猜想三兵团六十军180师遭受严重损失,彭德怀一定会找王近山算账,因此他才不敢来开会。

180师失利,王近山不敢参加会议,彭德怀追问原因,陈赓化解尴尬

彭德怀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后,由于180师在北撤时没有组织好,部队损失严重,主要是因为师领导指挥有误。但是,三兵团和六十军没有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及时派得力部队接应和寻找,也是有责任的。

三兵团的领导来了,彭德怀走出洞口亲自迎接。他见来开会的是三兵团政治部主任刘有光,第一句话就问:“近山同志怎么没来?”

180师失利,王近山不敢参加会议,彭德怀追问原因,陈赓化解尴尬

王近山

刘有光答道:“他……180师没打好,他不敢来见你……”

彭德怀道:“开会是研究经验教训,180师受损失,我也有责任嘛。我们主要不是追查责任,更重要的是找一找教训,让我们更聪明些。”

听了彭德怀的话,人们紧张的心弦松了下来。但彭德怀的严厉是出名的,他决不会放过任何的失职。

会议开始后,当他总结到第五次战役的经验教训,讲到180师的情况时,当着众多军长、政委的面,他把六十军军长韦杰叫了起来,直接点名问道:“韦杰,你们那个180师,是可以突围的嘛,你们为什么说他们被包围了?他们并没有被包围,敌人只是从他们后面过去了,晚上还是我们的天下嘛,后面没有敌人,中间也没有敌人,晚上完全可以过去嘛,为什么要说被包围了?哪有这样把电台砸掉,把密码烧掉的?”

杰抬起头说:“把板子都打到180师身上是不公正的。”在韦杰看来,这种事哪能全怪他们?

180师失利,王近山不敢参加会议,彭德怀追问原因,陈赓化解尴尬

彭德怀

彭德怀火气上来了,追问道:“你这个韦杰,军长怎么当的?命令部队撤退时,你们就是照转电报,为什么不安排好?”

会场上顿时鸦雀无声。除了彭德怀的声音外,再没有别的声音。

韦杰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他知道现在任何辩解都无济于事,而且说什么都可能是火上浇油。于是,他闷声不响。

可彭德怀就是不喜欢一声不吭,见韦杰不答话,满眼冒火,发作得更加厉害。

这时,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有些着急,怕韦杰受不了。他找洪学智商量,问:“怎么办?”

洪学智也很着急,想上去劝一下,怕彭德怀火气更大。

这时,他看见陈赓坐在门口,就对陈赓说:“陈司令员,你说说吧。”

180师失利,王近山不敢参加会议,彭德怀追问原因,陈赓化解尴尬

陈赓

因为他们都知道,陈赓资格老,他讲话,彭德怀不会发火。陈赓是个反应极快的人,他站了起来,说:“老总,该吃饭了,肚子都咕咕叫了……”

彭德怀听陈赓一说,碍着他的面子,不好再说什么,看了看表,停了一会儿说:“好,吃饭。”

就这样,一场雷霆被陈赓一句玩笑话熄灭了。

一天下午,陈赓去找王近山,陈赓敲开他的门对着王近山说道:“大热天的,关门给谁写情书呢?”

王近山扭头一看是陈赓,把笔重重地放在纸上,大呼道:“陈司令员,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拿我开玩笑!”

陈赓知道他在写检讨,就收起了笑容,说:“你这个‘王疯子’,过去打仗是只虎,怎么如今变成鼠了,连彭老总都不敢去见?”

王近山唉叹不已:“不是不敢,实在是没脸去见。你是旁观者,你看我们兵团,你不在,我的指挥上到底是个什么问题?”

“我讲你受得住?”陈赓问道。

“你也算是我的上级,上级批评下级有什么受得住受不住。你就敞开骂我一顿吧!”王近山铁青着脸说道。

陈赓想了一下,综合中央军委领导和前线彭德怀的一些说法,开诚布公地说:“这次朝鲜回撤失利,主要是指挥不当。你太麻痹了,太轻敌了。彭老总已经替你承担了责任,你要深刻地想一想。现在作战的对象变了,光靠死打硬拼不行,要注意总结新经验……”

180师失利,王近山不敢参加会议,彭德怀追问原因,陈赓化解尴尬

王近山

“我接受你的批评,可我哪有脸面对彭总呢?他肯定……”王近山犯起愁来。

“你可以这样嘛,”陈赓给他出主意,“你怕见彭老总,你可以到北京直接找毛主席请罪,同时把检讨交给彭嘛。”

“对,我负荆请罪!”王近山突然又高兴起来,“还是老领导办法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