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太扎心!六成以上骑手没有社保

现如今,无论是一线大都市,还是五环外的小县城,几乎都有着外卖小哥奔波忙碌的身影。可以说,外卖小哥的出现,为广大居民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但一个很扎心的对比是:当我们在一旁享受着高效便捷的外卖服务时,另一旁每天拿命挣钱的外卖小哥,却连最基本的社保风险都无人买单!

就在前几天,#应聘骑手被要求自愿放弃社保#的消息迅速发酵,很快就被被顶上了微博热搜。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事情经过是怎样的呢?

去年,小陈来到广东中山市某外卖站点应聘骑手,到站点报到时,发现平台给的每单费用和招聘广告上保证的每单配送费5-6元不一致。

同时,公司还要求他签署一份“协议”:工作期间“自愿放弃”社会保险等待遇。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更令人无语的是,后面事情闹大了,记者联系到站点负责人,对方竟说:没有为骑手购买社保是双方“你情我愿”跟他们没关系。

当然,这还不是个例。有记者曾采访北京、天津的多位骑手,他们的口径竟也清奇的一致:各自公司没有给自己上社保。此外,有外卖骑手称,他入职时只是简单填写了个人材料,企业压根就没有提社保的事。

于是,看不下去的官媒,终于下场发声了!

前日,新华网一篇《为何那么多外卖骑手没有社保》刷屏网络。文中根据调查表示,在北京受访的外卖骑手,有六成以上没有社保。而那些有社保的骑手,多为兼职,是原单位交的社保,或是骑手自行缴纳。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我们就拿当前市面上主流外卖平台美团和饿了么的骑手数据,做一个简单的分析。数据显示,饿了么2019年拥有300万骑手,而美团旗下则高达399万。综合来算,也就是700万。

如果按照北京6成以上骑手没有社保的取样数据来算,那全国就相当于有420万骑手没有社保。

另外,你要知道的是,这个6成比例的来源,还是出自社保福利相对完善的一线大城市北京。那如果要是在一些欠发达且福利相对欠缺的四五线城市,那就不止6成了。

7成、8成,甚至10成,都有可能!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在700万小哥背后吸血的宿主

可能有人会问:按照劳动法来讲,社保是一个企业应尽的义务。那为什么现在还有这么多外卖骑手没有缴纳社保呢?

事实上,这跟外卖平台的成本有着莫大的关系。

在外卖行业,居高不下的成本一直是平台的心头痛。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9年,美团支付给骑手的费用,分别达到183亿元、305亿元、410亿元。

单就2019年一年来说,美团支付给骑手的工资占了整体佣金收入的83%。此外,这还仅仅只是骑手佣金的支出费用,如果再加上300多万骑手的社保费用,那平台几乎不用谈净利润了,100%只会是亏钱。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于是,为了摆脱这一烦恼,平台想到了一个精明的办法:那就是外包

外包有什么好处呢?

外包不仅能够大大帮忙减少用工成本,同时还能帮助平台规避风险。

数据显示,2018年某外包公司便为外卖平台节约了40%的运营成本。另外,外包意味着平台以代理商的形式,把骑手业务给外包出去,这样就间接跟他们断绝了劳务关系,社保费用他们自然也不用负责了。所以,一举两得的买卖,平台当然非常乐意做了。

而说到外包,就不得不提当前最大的“包工头”——趣活。

如今的趣活,服务覆盖全国73个城市,日平均管理订单约80万单,月均活跃员工数量达4.08万。同时,光2019年一年就入账20亿元人民币。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那如此吸金的行业,究竟是怎么赚钱的呢?

一方面,跟许多外包公司一样,主要收入来自于平台给的劳务合作报酬。而另一方面,无非就是从外卖小哥身上吸血,降低营业成本。

举个例子,那个猝死的外卖员韩某,生前就是以外包的形式送外卖。而他每天都会被扣3元,其中只有1.06元被用来购买人身意外保险,那另外1.94元哪去了呢?

那是被平台克扣下来的服务费。

饿了么曾表示,平台上包括全职和兼职的月活跃骑手数为85万。

我们按照每位骑手每月至少做1单来算,平台一年收到的服务费约为1900万元,如果每位骑手做满全年,则平台年服务费将有6亿元。

而这些服务费,先由平台代收,之后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额外费用给外包,以此用来外包给外卖员投保意外保险。

但是,外包公司又是否真正为外卖小哥交社保了呢?天眼查显示,北京趣活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度为87人缴纳社保,控股的另一家上海趣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交金人数为4人。这两个数字与它旗下的4万名骑手相差甚远。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此外,据当前很多媒体爆料,很多外包公司几乎不给骑手交社保。所以,不用怀疑了,外包公司对外卖员的压榨吸血,已然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只能说:作为商业性质的平台和外包公司,他们的确很成功,但是,在道德和社会责任感上,他们无疑是输得一败涂地。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零工经济下的2亿“小哥”,

是时候享有社保福利了!

除此之外,不止是外卖员,像滴滴司机、快递小哥这些群体,在零工经济大行其道的环境下,社保对于他们仍旧是一种奢望。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根据2020年政府公开数据,国内零工经济大概能容纳2亿人就业。由于零工自由度高,学历要求低,薪资报酬还不错等优势,吸引了大批小镇青年以及中年大叔加入到这个阵营中来。

然而,在他们当中,许多人因为各种缘故,都是没有缴纳社保的。

比如说不断更换的中介。一些承接平台业务的外包公司,大部分都是没有劳务派遣资质的,所以为了师出有名,他们只能挂靠到劳务派遣公司旗下。于是,为了降低投诉率,他们便只能不断变换劳务派遣公司。

有外卖骑手就反馈:“骑手还是那些骑手,协议的甲方不停地换,还怎么交社保?”

其次,户籍门槛也是一个大问题。许多零工都是外来人口,再加上外包缘故,他们都没有和外包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所以在外地是交不了社保的。

最后,就是维权难。有调查表明,70%以上的外卖骑手学历在大专以下,这其实就间接意味着大部分“小哥”法律意识是比较淡薄的。所以,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面对外包公司的无理合同,他们很少人会利用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益。

官媒罕见发声,400万外卖小哥没有社保,背后宿主吸血太可怕

那如何才能帮助2亿“小哥”合法享有社保福利呢?

在日益严峻的老龄化问题下,无论是正式员工也好,外包员工也罢,国家必须强制企业为旗下职工缴纳社保。

同时,为了权衡各方利益,针对社保问题,平台、外包公司、零工们可以协商解决,比如先交最紧要的工伤险,再依条件解决其他险种,由平台、外包公司和职工共同分担。

当然,零工们也要不断提高法律意识,敢于利用法律武器与不良外包公司作斗争。

只有这样,每一位“小哥”才能真正拥有自己的盔甲,安心工作,平安回家!

作者:王小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