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石一女子因家暴提出离婚反被丈夫砍死 死者家属网络求助疑遭“威胁”


1月14日,湖北黄石阳新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2021年1月8日15时57分,接到报警,阳新县城东新区某小区一对夫妻吵架,丈夫拿斧头砍向妻子。民警赶到时,受害人阚某芳躺在电梯口,身上有血。16时16分,凶手即丈夫余虎投案自首,1月11日晚上,受害人抢救无效死亡。

丈夫家暴成瘾

疑早有杀妻动机

1月17日,天目新闻记者联系到受害人小芳(化名)的亲姐姐阚女士,据阚女士透露,妹妹和丈夫余某2014年经介绍相识两月后闪婚,结婚不久便争吵不断;2015年开始,余某开始实施家暴。但每次家暴之后,余某认错态度极好,“他会口头承诺、写保证书、甚至下跪。”阚女士说,直到2020年2月份,在疫情期间,妹妹小芳再次受到余某的多次暴打,身心俱疲,才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婚。

湖北黄石一女子因家暴提出离婚反被丈夫砍死 死者家属网络求助疑遭“威胁”

2020年7月28日,湖北省阳新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两人离婚案,小芳提出离婚的理由有两条:余某赚的工资都是自行保管,很少贴补家用;经常遭遇家暴。小芳诉请,判决两人离婚;将两人共有的2902室判归其所有。庭上余虎再次认错,同意将房子过户到其名下,并将工资卡交于她,甚至当庭下跪,一再请求不要离婚,庭审最终两人同意不离婚,但据法院透露,不久相继接到二人电话,说还是要离婚。

阚女士介绍,在整理妹妹遗物时,找到妹妹分别写于2020年5月22日与2021年1月7日的两封遗书,遗书称,如若我遭遇不测,我的所有财产皆归母亲所有,财产包括:2902室一半产权、事故抚慰金、个人账户内财产;后事不需要大办,遗体火化后装个骨灰盒即可,无需再装大棺材。

“妹妹似乎对自己的离世早有预料。“阚女士透露,妹妹为了躲避余某,一直在武汉打工。2021年元旦,自己陪同妹妹回黄石的家整理衣物时发现,门锁已被余某换了。随后二人请来锁匠师傅开锁,进入屋内发现,门口鞋柜里竟放着一把巨大的斧头。”当时我和妹妹吓得不轻,连忙把斧头扔掉了。”阚女士说,妹妹当时长叹一口气称,“他早就想把我弄死了。”

湖北黄石一女子因家暴提出离婚反被丈夫砍死 死者家属网络求助疑遭“威胁”

记者了解到,2021年,小芳再次起诉离婚,由于新民法典开始实行,正式离婚前需有1个月冷静期,在这段时间内,余某曾多次扬言,如果离婚就杀掉对方。

1月8日,小芳在法院人员陪同下回到黄石家中进行资产评估。而余某重新购置了一把新的斧头,早早地候在电梯出口,等到法院人员离开后,用斧头无情地砍向了小芳的头颅。

死者家属在网上发声遭“威胁”

“只求凶手被判死刑”

1月11日,小芳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湖北黄石一女子因家暴提出离婚反被丈夫砍死 死者家属网络求助疑遭“威胁”

1月14日,湖北黄石阳新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目前,犯罪嫌疑人余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阚女士表示,事发后,有关部门并未向自己一家主动告知案情进展,男方的父母也仅在妹妹抢救的医院出现过一次,在警方的督促下拿出一万多元的医药费。“随后至今就再没出现过了,也没有任何道歉。”阚女士表示,妹妹与余某两人育有两个女儿,大的2014年出生,小的2015年出生,一直是妹妹自己带在身边。自从提离婚后,两个孩子被送回男方家里,也是为了躲避男方的骚扰与家暴。目前,两个女儿均在男方父母家中。

“我的爸妈每天都在伤心难过,自责后悔,情绪一度失控。天天喊着让警方快点结案,让凶手被判处死刑,可以让女儿早点入土为安。”阚女士透露,自己一家迟迟没有得到一个妥善的处理结果,便在网络上发声求助。而阳新县三溪镇人民政府、阳新县人民法院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却要求其赶紧删除相关视频,称这样会造成负面影响。阚女士说之后也曾接到过一些陌生电话,电话那头威胁其删除发布在抖音、微博等平台相关内容,不然个人信息就会被曝光,甚至被“人肉”。

1月17日,记者致电阳新县三溪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称未听说过“电话威胁”一事,至于此事后续,一切以警方的处理结果为准。

随后,记者从当地警方获悉,案件仍在侦办当中,结果时间大致在3个月-6个月之内。(天目新闻记者 王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