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外卖员为讨薪自焚: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要我的血汗钱


触目惊心!外卖员为讨薪自焚: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要我的血汗钱

外卖员惨烈自焚,只为讨4000元薪水

这次,底层人们真的以命换钱了。

1月11日,江苏泰州海陵区,一小区的蜂鸟配送站门口,发生了触目惊心的一幕。

一名男子将汽油浇在自己身上,放火点燃。

周边商户发现后,连忙跑过去灭火,所幸灭火及时,这才阻止了一场惨剧的发生。当灭火器喷出的干粉散去后,该男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撕心裂肺地喊道:“我连命都不要了,无所谓,我要我的血汗钱。”

触目惊心!外卖员为讨薪自焚: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要我的血汗钱

空气中弥漫着汽油味、衣服的焦味,以及周围人的不解,“钱能比命重要吗?”

随后,有微博大V曝光,该男子名为刘进,是一名外卖骑手,于2020年底向饿了么提出离职,准备拿着钱回家好好过个年。但饿了么站长以站点运力紧张为由,不予批准,并且扣下了本该属于他的4000多元工资。

该骑手屡次索要工资,都被无情拒绝,走投无路之下,他才选择了如此极端而惨烈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根据刘进女儿的最新消息:我父亲紧急被送往泰州市人民医院抢救,确诊被烧成三度烧伤,呼吸道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到80%。

触目惊心!外卖员为讨薪自焚: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要我的血汗钱

三度烧伤是什么概念?这是程度最深的烧伤,意味着伤及全皮层甚至肌肉与骨骼。而视频中当事人被灭火后还能说话,很可能是因为他当时丧失了痛觉。

虽然刘进的命保住了,但后期还需要植皮,治疗费用至少还需要一百多万。

而刘进的家庭状况,不堪乐观。

刘进此前在饿了么做骑手,月收入5000多;他母亲在一家工厂上班,月收入仅2000元;他女儿刚毕业,目前在做学徒,月收入3000多;他还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小女儿,月收入为负。而家中仅有的固定资产是一套自建房。

目前,刘进的女儿已经通过筹款平台筹集了50万元的医疗费用,对于这个遭受重击的家庭来说,这大概是唯一一个好消息。

触目惊心!外卖员为讨薪自焚: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要我的血汗钱

昨日之农民工,今日之外卖员

历史总是在重复上演,只不过主角变了。今日外卖员讨薪之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几年前农民工讨薪的新闻。

一到年关,农民工们为了要回自己的血汗钱,或聚集一群兄弟拉横幅示威,或采用爬电线杆、跳楼等方式引人注意。

在2013年一部大热的喜剧电影《人在囧途》中,王宝强就饰演了一名前往长沙讨债的挤奶工人。在巩汉林饰演的春晚小品《砸墙》中,有一句台词:农民工工资不能欠!这些文艺作品也进一步曝光了农民工的困境。

触目惊心!外卖员为讨薪自焚: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要我的血汗钱

如今,农民工的惨剧很少上演了,为什么?

国家出台了大量的规定,维护农民工的权益。

我们不说远的,就在去年11月,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还印发了《关于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的通知》,确保各种欠薪案件能够在2021年春节前动态清零。

另外,关于农民工讨薪的判例也越来越丰富。

2020年3月24日,司法部发布第一批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公共法律服务典型案例,这10个案例中就包括为农民工讨薪提供法律援助的典型案例。

被欠薪的农民工可以找工会、找政府,也可以打官司、申请仲裁,但是,被欠薪的外卖员又该找谁?

触目惊心!外卖员为讨薪自焚: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要我的血汗钱

首先,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大部分外卖员是由供应商外包给平台,直接与平台建立劳动关系的,已经越来越少,甚至还有外卖员被层层外包。

外包模式将活生生的外卖员变成了物品,从未考虑其中的风险问题。

外卖员一旦发生风险,不仅找不到直接责任人,外包公司和平台还会像踢皮球一样把你踢来踢去,外包公司说你没有为公司付出劳动,平台说你没有与其签订协议。

在以往的纠纷中,大多数胜诉的案例都是判定骑手与送餐承包商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平台无需承担责任。以上海美团分公司为例,天眼查数据显示,其作为被告共涉及19个法律诉讼中,最终承担部分责任的仅有4个,没有案件需要承担全责。

其次,与农民工相比,外卖的确还算一个新兴行业,既没有大量的外卖员讨薪事件引起社会注意,也没有丰富的判例,更没有针对性的相关文件,我国司法现状对于外卖骑手的保护几乎为零。

薪水被赖,处于弱势群体的外卖员倘若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只能在沉默中灭亡。

触目惊心!外卖员为讨薪自焚: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要我的血汗钱

当弱者也举起了屠刀

站在绝对理性的立场上来讲,用自焚来换取4000块钱的薪水,不值得。

但是,谁又能理解这名外卖员的绝望?这4000块钱工资,可能是小女儿几个月的生活费,可能是过年置办年货的开销,可能是把家中房子重新翻修的费用……

刘进自焚,又仅仅是为了这4000块钱吗?

对于底层人们来说,工资就是他们唯一的生存信仰。为了工资,农民工可以住在炎热的工地钢板房里;为了工资,矿工可以在暗无天日的地底下吃馒头就咸菜;为了工资,外卖员可以在风吹日晒之下送餐。

曾有记者采访过山西非法煤窑里面的工人,“这些黑煤窑没有安全许可,那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去下井?”

工人们答道:“下井的时候跟下地狱一样,但是上来能拿到当天结算的钱,那种感觉就跟上天堂一样。”

拖欠工资的配送站点,把刘进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天堂时刻”无情剥夺了。

狗逼急了都会咬人,弱势人群被逼急了也会拿起屠刀。他们的屠刀无法与恶龙抗争,于是只能砍向自己。

在50年前的韩国,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十几个年轻工人在工业区高呼口号,要求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他们聚集到一起之后不久,警察和保安冲了进来,企图化解抗议活动。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一名年轻人把汽油浇在了自己身上并点燃了,一瞬间,他的身体被火焰包围。而他在熊熊烈焰中大声喊道:“我们不是机器!让我们在星期天休息!遵守《劳动标准法》!”

最后,这位年轻人死了,但他的行为震撼了整个韩国,在千百万工人心中播下了为自身权益斗争的种子,标志着韩国工人阶级形成过程的开始。

或许刘进的行为,纯粹是为了自己的工资,从未想过对社会产生什么深远影响,但我们依旧希望,刘进用身体所点的火,没有白白燃烧,希望这火光,可以把黑暗照亮。

作者: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