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中国人民志愿军自1950年10月入朝作战后,与朝鲜人民军并肩战斗,战胜了不可一世的现代化的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这个过程中,我军付出了重大的牺牲,歼灭了大量的敌军,打出了国威军威。其中,因为在异国他乡与17个国家的军队作战,也不乏出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捧腹大笑的战场轶事。今天,臧翁说史就特意为朋友们分享以下几个真实的战场笑话。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这是志愿军战士们笑谈战场缴获的情景

一、第一次看见直升飞机,大家把它当成了大飞弹,眼见着它降落起飞,溜之大吉

我志愿军第42军入朝后,370团2营急行军于1950年10月25日拂晓进占烟台峰、松茸洞、龙水洞一线高地。为迎击天亮后前来进攻的敌人,随即展开兵力,构筑工事。

天刚刚亮,官兵们突然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嗡嗡声由远至近。大家发现,空中远远地飞来一架侦察机和一架貌似大蜻蜓的家伙。这个“大蜻蜓”和侦察机在我军阵地上空盘旋很长时间,时高时低,忽南忽北,有时候低得都进入了步枪的射程范围,在沟里沟外来回折腾了足足有40多分钟。然后,那个“大蜻蜓”竟然大大方方地落在我军2营的阵地前沿。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美军在朝鲜战场上的救护直升机

那时候,我军官兵都没听说过,更没有亲眼见过直升飞机,闹不清这是个“大蜻蜓”到底是个啥怪物,美军在搞什么鬼把戏。眼见着这个“大蜻蜓”降落,官兵们就蒙了,大家说啥的都有。有的说:这可能是个大飞弹,说不定一靠近就会爆炸;有的说,管他是个啥东西,干脆开枪揍他;有的指挥员说,不要随意开枪,以免暴露目标。大家猜来猜去,最后还是认定,这是一架大家没见过的飞机,可能是没有油就降落了。于是,一个排长召集了一群战士,准备过去抓活的。不料那怪物却一阵轰鸣,大大的旋翼飞快旋转起来,地面上被刮起满天的尘土。在朦朦胧胧之中,“大蜻蜓”徐徐上升,然后就在我军官兵们直愣愣的注视中大大方方地飞走了。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这个“大蜻蜓”竟然是一架美军用来低空和现场侦察的直升机。当时敌人在空中什么目标也没搜索到,就降落到地面侦察来了。官兵们得知后,嗨,肠子都悔青了。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美军在朝鲜战场上的救护直升机

二、第一次见到鸭绒睡袋,大家都不识货,连长上去一坐软乎乎的,接着就从屁股下钻出一个美国大兵

我志愿军第42军在黄草岭、烟台峰阻击战期间的一天夜里,371团1营的前卫连3连连长王英带着战士们沿铁路往南前进。到了龙水洞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得摔了一跤。他爬起来时,一时身体不稳,就势一屁股往绊倒他的东西上一坐。他感觉到不对呀,怎么软乎乎的?他用手往下边一摸,咋好像是一个人呢?原来是一个美军士兵正躺在鸭绒睡袋里面睡觉呢。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这是在雪地上铺设鸭绒睡袋的情景

这个家伙被王英一屁股就给坐醒了,于是在睡袋中扭动着身躯,挣扎着从王英的屁股下面钻出来。王英大骇,当他定睛发现竟然是一个美国大兵的时候,立即跳起来,迎面就是一脚侍候,踢得那个美国大兵往后倒地,哇哇地乱叫。王英又从身边战士手中接过刺刀,上去一刀就结果了他的性命。附近还分散着几十个鸭绒睡袋,在夜色中战士们都没在意。王英杀了这个美国大兵后,几十个鸭绒睡袋里的美军士兵很快就惊醒了,他们纷纷从睡袋里钻出来与3连官兵们拼起了刺刀。有两个美国兵不知深浅地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嚎叫着刺向王英。王英伸出双手,一手抓一把枪,顺势一拖,就把两个人高马大的美国大兵摔倒在地上。剩下的美军当即被王英的勇猛动作吓蒙了,纷纷扔下枪支弹药和鸭绒睡袋,立马就逃之夭夭。

从这天起,我军官兵们才知道,美军的背包里装的是鸭绒睡袋,也知道了鸭绒睡袋是个轻便保暖的好玩意。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这是美军装备的鸭绒睡袋

三、第一次看见美军黑人士兵,摸上高地的战士连声惊呼“鬼!有鬼!”转身就跑

烟台峰、松茸洞阻击战在激烈进行中,42军124师组织了深入敌后,夜袭敌人炮兵阵地的战斗。当时,370团2营副营长赵际森奉命带领5连偷袭美军的一个制高点。为了减少伤亡,他决定尖刀班首先摸上山,占领制高点后,然后再掩护部队展开攻击。

尖刀班的几名战士都是作战勇敢、战斗意志顽强,而且求战心切的老兵。当尖刀班进至前沿阵地时,战士们发现整个阵地的敌人没有动静,只是隐隐约约地看见弹坑里面、工事边上有30多个横七竖八的睡袋,躺在里面的人,不时传来呼噜声、梦话声。站岗的一个美军哨兵靠在一块石头上在打盹。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美军在朝鲜战场上的黑人士兵

这是偷袭守敌的好时机。班长一挥手,战士们迅速向前扑去。大家正要动手,可近前一看,大家全都惊呆了。原来,他们看见露在睡袋外面的美国大兵的脑袋四面都是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人还是鬼,谁也不敢贸然上前动手。

以往我军大都是与南朝鲜军作战,他们的肤色和我们一样。出身于世世代代农民家庭的战士们,见识也不广,根本不知道美国还有黑色人种,更不知道还会有黑人士兵到朝鲜战场来打仗。

这时候,不知是谁冒出一句:“鬼!”这一说不要紧,几个战士也随声附和着说道:“鬼!是有鬼!”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这是被我军俘虏的美军黑人连的士兵

这些见“鬼”的战士们慌慌张张地转身就往山下跑。在半山腰随后跟进的赵际森见战斗没打响,尖兵班的战士们就慌慌张张地退下来了。他赶紧堵住他们问道:“什么东西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

战士们惊慌地地回答着:“鬼!”“山上有鬼!”

一听说山上有鬼,赵际森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听这些不着边际的话,马上说道:“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鬼,今天倒要见识见识鬼的模样!”随即果断命令说:“你们几个都给我立马回去,有鬼也得拿下这个山头!”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这是我志愿军官兵向敌军占据的高地发起攻击的情景

说完,他就和连长各带一个排向山上发起攻击。这时,被我军怕鬼的战士们一闹,山上的美军黑人士兵已经发现了我军进攻企图,仓促地用火力阻止我军前进。带着一肚子气的赵际森摸爬滚打,带领战士们突入敌阵,很快就击毙了10多名负隅顽抗的美军黑人士兵,把一个排的美军打得七零八落。

天大亮的时候,战士们围聚在“鬼”的尸体前面逗乐:“这回咱真是活见鬼了。美国佬怎么长得这副熊样?”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这是我志愿军官兵伏击敌军的情景

四、入朝后第一次见到荤腥,为了两条牛腿,全连追出去5公里

1951年春节期间,志愿军第42军125师372团2营6连奉命在冰天雪地里长途跋涉,赶到了龙头里,准备在这里阻击南朝鲜军。夜间,全连官兵埋伏15分钟后,一个营的南朝鲜军就一头钻进了伏击圈。

伏击战斗打响后,南朝鲜军当即溃败。一大股敌军被6连的战士们一路追赶到一个不知名的村庄里。本来6连为了安全,连长打算鸣金收兵了。可南朝鲜军溃兵实在是作死,深更半夜地,他们竟然举着火把点着了村庄里的一间草房。在火光的映照下,我军眼尖的战士看到有两个南朝鲜军士兵一人扛着一个牛大腿在匆匆跑路。我军一个战士马上大喊:“抓住他们,把牛大腿抢下来!”全连官兵们听到有牛大腿的喊声后,立马就来了精神,连续作战,继续追击。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这是我志愿军官兵伏击敌人的情景

这两个南朝鲜军士兵在茫茫的夜色下,扛着牛大腿,跑得气喘吁吁,浑身是汗。他们扭头一看,我地妈呀!身后黑压压地一大群志愿军紧紧盯着他们俩穷追不舍。当时,他们连累带吓,腿就软了。

我6连官兵在没有动员,没有指挥的情况下,仅仅凭着一个战士的一句话,为了这两条牛大腿,自觉地统一意志,自觉地统一行动,可谓是不谋而合,不约而同,全体行动,一口气追出去5公里。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这是我志愿军官兵追击敌军的情景

最后的结局是,那两个扛牛大腿的南朝鲜军士兵被追得嘴吐白沫子倒在雪地上,拼命地挣扎倒气儿。6连官兵自然地如愿以偿,得到了朝思暮想的两个牛大腿,当然也顺手牵羊抓了这两个南朝鲜军士兵。

说来,我军官兵入朝已经3个多月,不仅吃不到肉,饭都经常吃不饱。这赶上大过年的,这两个牛腿作为战利品必须收下。有了这两个牛大腿,全连可以小小地改善一下生活。在返回的路上,战士们风趣地说:“只能怪这两个家伙倒霉,也是个死心眼儿。早早扔到地上,何必被追得要死要活的。”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过年了,胜利了,我志愿军官兵以雪化成的水代酒互致祝贺

五、第一次摆弄美式手榴弹,3个新兵危急之时无师自通,用“铁萝卜”大开杀戒

我军许多新兵都有过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经历。1952年10月15日晚间,是上甘岭战役的第2天,我志愿军第15军133团9连参加反击537.7高地北山8号阵地的战斗。2排新兵王仕佑跟在战友们的后面向敌人阵地摸去。在敌人剧烈的炮击中他与部队失联,一个人顺着漆黑的山沟,跌跌撞撞地摸到了7号和8号阵地的结合部,发现一大群南朝鲜军士兵密密麻麻地在洼地里挤成一大堆。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志愿军战士向敌人发起攻击

王仕佑摸摸身上带着的6颗手榴弹和5公斤炸药,来了胆量。他先向敌人扔出两颗手榴弹,当即就把敌人炸蒙了。他又投过去两颗手榴弹,敌人就乱套了。王世佑趁势大喊:“同志们,冲啊!”这一嗓子喊出去可不要紧,好几10个摸不着头脑的南朝鲜军被吓得转身就跑。王世佑抓住机会,一边扫射,一边追击,一直追到8号阵地。

随即,8号阵地上的敌人打起了照明弹,王世佑为了不让敌人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在攻击,就机灵地滚进一个敌人的工事里面。同时又借着照明弹的光亮,发现对面有敌人的阵地。于是,他赶紧用地堡里的麻袋装土,垒砌工事,准备固守阵地,等待部队。忽然,本排的新兵战友张福宇和黄德成在黑暗中也摸了过来。原来,他们俩也是在冲锋时与队伍失联。3个人一合计,因为王世佑是正式团员,就担任了临时战斗小组的组长。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用手榴弹坚守阵地是我军常用的作战方式

为了坚守阵地,他们就搜集敌人扔下的弹药。可是,一打开敌人的手榴弹箱子,3个人就抓瞎了。原来,箱子里的手榴弹都是美国造的,一个个都不带把儿,都是椭圆形的,就像“铁萝卜”似的。3个人互相望望,摆弄摆弄,使唤美国造的手榴弹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谁都不会使用,咋办呐?一时都没了主张。后来,还是小组长高人一筹。王世佑决心自己先冒险试一试。他命令两位战友躲进工事里,然后自己一个人就翻来覆去地端详这个“铁萝卜”似的家什。摆弄了老半天,他发现“铁萝卜”上面有个铁环,就狠劲扯出铁环,然后就投了出去。“轰——”的一声,“铁萝卜”居然爆炸了。

我军入朝作战许多“第一次”让人啼笑皆非,至今依然令人捧腹

志愿军战士夜间坚守作战

打开了闷葫芦,3个新兵聚在一起开心地笑了。为了坚守阵地,他们也学着老兵的样子,开了个诸葛亮会。大家认为步枪的枪口火光大,容易暴露目标,决定用“铁萝卜”手榴弹组织交叉火力,敌人不到20公尺以内不打,战斗中要密切配合等临时的战斗“方案”。

随后,这3个新兵按照战斗“方案”行事,冒着敌人的炮火,用收集的100多枚“铁萝卜”,连续打退了两个排敌军的反扑,还炸毁了敌人3个地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