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上新生活丨从野生鱼馆到晒鱼长廊 六门闸上岸渔民撑起新产业


岸上新生活丨从野生鱼馆到晒鱼长廊 六门闸上岸渔民撑起新产业

00:00

红网时刻记者 杨朝文 秦楼 任晔 岳阳报道

“新进直播间的宝宝点下关注,我们六门闸风干鱼全部采用食用盐腌制风干制成,绝对零添加,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在屏幕下方点击收藏购买……”双十一当天,岳阳市君山区六门闸电商平台直播间内,正在网络直播带货的刘静忙个不停。在隔壁的自家后院里,刘静的父亲刘平带领3个上岸渔民,正紧锣密鼓地开展剖鱼、腌制、晾晒等各项风干鱼工序,母亲则在门店口招待往来游客选购商品。

岸上新生活丨从野生鱼馆到晒鱼长廊 六门闸上岸渔民撑起新产业

游客们现场选购渔民制作的鱼干。

今年58岁的刘平,在2019年底正式终结了30年的渔民生涯,靠着出色的风干鱼手艺,每天早上到海鲜市场购买新鲜鱼,开始了新的“晒鱼人”生活,女儿也从外地回家当起“网红”。靠着网络直播,风干鱼今年给刘平一家带来100多万元的收入,这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岸上新生活丨从野生鱼馆到晒鱼长廊 六门闸上岸渔民撑起新产业

六门闸大堤上,渔民们晾晒的鱼干。

紧邻东洞庭湖的六门闸渔村,靠水吃水,这里不仅是观鸟爱好者的向往之地,也是以前远近闻名的洞庭湖野生鱼美食聚集区。刘平和父辈们一样,在船上工作、在船上成家、在船上生活,每天凌晨一两点钟起床收网,天亮之前赶到岸边卖掉鱼获。赚钱后小网换大网,小船换大船。

“别人都羡慕渔民自由自在,但渔民的苦只有渔民自己知道!”刘平说,渔民以水为家,居无定所,岸上没有田土,一天不捕鱼就一天没有收入。随着长期的过度捕捞,品相好的洞庭湖野生鱼越来越少见,有时候为了找鱼,渔民不得不划船横穿整个洞庭湖。而多年的渔民生活,也在刘平身上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天气转凉时,骨关节风湿病的疼痛让他上二楼都要歇上一两次,难以治愈的血吸虫病更是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

2019年年底,“禁渔令”推出后,刘平率先交出了渔船渔网,开始了岸上新生活。晒鱼之余,刘平等一众操船好手还响应渔政部门的号召,成立了护渔队,轮流下湖巡查,发现违法捕捞行为及时劝阻或上报,如今,这支队伍已经扩大到20多人,其中超过7成都是上岸渔民。

渔民上岸将近一年,刘平惊喜地发现,洞庭湖里的鱼又慢慢多了起来,走在湖边,还时常可以看到鱼儿跃出水面。进入冬季,来洞庭湖歇脚的候鸟也越来越多,到六门闸渔村观赏洞庭湖美景的游客更是络绎不绝。“禁湖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现在回想,大鱼小鱼都被我们打完了,子孙后代还剩下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了!”刘平感叹道。

岸上新生活丨从野生鱼馆到晒鱼长廊 六门闸上岸渔民撑起新产业

六门闸上岸渔民安置点,工作人员正在外墙上绘制宣传标语。

湖水在悄悄发生变化,岸边的六门闸渔村也迎来新面貌。一年时间,过去的野生鱼馆都不见了踪影,风干鱼成为主打产品。今年10月,“六门闸风干鱼”被评为国家地理商标,借着这一东风,有着38年渔龄的李德发,上岸后从风干鱼家庭小作坊做起,一年多时间发展到拥有三家门店,店内有六名员工和女儿一个主播做网络直播销售,半年时间吸引200多万粉丝关注。在他们的带动下,六门闸周边20多户渔民也投身风干鱼产业,过去的野生鱼馆一条街,如今成为引人入胜的晒鱼长廊。

“抓好退捕渔民转产就业工作是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退捕工作的重中之重。为了做大做强六门闸风干鱼产业,现在区里牵头成立了君山区风干鱼协会,统一技术标准、统一生产工艺、统一包装标识、统一宣传用语,引导渔民开展风干鱼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君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周拥军表示,市场监管部门将计划开展六门闸产业产销分离,划立专区开展风干鱼生产加工,吸引更多上岸渔民就业创业,渔民上岸退得出、稳得住、管得好、能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