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菜场要求女摊贩不能超过45岁,被年龄歧视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How old are you ?”小学读英语时,老师就曾说过,尽量不要问别人年龄,尤其是女性。

当时不理解,年龄不过是个数字而已。但当步入社会进入工作后,才明白年龄对于工作的重要性。

近日,武汉一菜场发布《入驻须知》成为舆论场关注的焦点。这份通知要求菜市场内的女摊贩不能超过45岁,男摊贩不能超过50岁。附近的一名商贩说:那我们都不能卖菜了。

相关负责人表示,“(摊贩)每天搬上搬下,你得考虑身体强度啊。”看似体贴暖心的理由实际上完全经不起推敲。

目前,当地市场监管局已约谈涉事三家企业,要求不得违规设置不合理条件,责令企业改正。

不过,此事之所以能引发公众热议,还是因为其隐藏的“年龄歧视”问题再一次击中了社会痛点。45岁,不过是人到中年,但根据菜市场的要求,这意味着只要超过这条红线,你将失去成为一名菜贩的资格,生计瞬间被掐断,不免让人心中一沉。

事实上,近两年来,80、90后成为“前浪”,乘风破浪的姐姐没有戏拍,36岁程序员找不到合适工作,关于职场的年龄问题一直都触碰着所有“打工人”的敏感线。而如何合理看待和避免这个问题,在当下显得尤为重要。

我国老龄化日益严峻

劳动人口年龄不断增长

武汉一菜场要求女摊贩不能超过45岁,被年龄歧视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按照国际标准,我国从21世纪初65岁以上人口就已经达到了9062万人,占总人口的7.1%,进入老龄化社会,到2014年的时候这一占比超过了10%。

据中国发展基金会《中国发展报告2020: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和政策》预测,到2022年左右,中国65岁以上人口将占到总人口的14%,中国将由老龄化社会转为老龄社会。

与此同时,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国民身体素质也不断增强,人均预期寿命不断延长,2019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7岁。

另一方面,预期寿命延长、老龄化现象加剧、国民受教育程度提高等综合因素下,我国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也在不断增高。

武汉一菜场要求女摊贩不能超过45岁,被年龄歧视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从数据统计可以看出,从1985年到2018年,无论是农村、城镇还是全国的平均年龄都呈上升趋势。

全国平均年龄从1985年的32.23岁上升到了2018年的38.39岁,2005年以后由于劳动人口(主要为年轻劳动力)迁入城市,导致城镇和乡村的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差异逐渐缩小。

如此看来,劳动人口平均年龄越来越趋于40岁,已经成为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在这种情况下,“禁止45岁以上人员摆摊”的这种以年龄为标准,鼓吹“自然淘汰”的行为,明显不符合当下的社会文明标准。

年龄歧视也会导致“用工荒”

一边劳动力平均年龄增长,一边因为年龄增长被迫“自然淘汰”,在二者的夹杂与互相作用之下,年龄歧视成为许多行业的职工之痛。

近几年来,工厂“用工荒”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是这种现象为什么会出现在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呢?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扎堆服务业,而工厂在招聘条件中还设置了“年龄门槛”。

武汉一菜场要求女摊贩不能超过45岁,被年龄歧视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网络上不乏一些工厂招聘时“年龄设置”的相关内容)

武汉一菜场要求女摊贩不能超过45岁,被年龄歧视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据国家统计局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50岁以上农民工的占比越来越多,而其他年龄段的农民工人群占比大多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而且2019年从事第三产业的农民工比重为51%,比2017年提高3个百分点。从事第二产业的农民工比重为48.6%,比2017年下降2.9个百分点,制造业农民工的占比下降了2.5个百分点。

从社会层面来讲,随着第三产业的不断发展,尤其是互联网技术的快速进步,各种新型的工作模式,如网店、自媒体等,给了年轻人更多选择。进工厂打工这一身份的社会度认可度降低,繁重的体力劳动对年轻人吸引力几乎降到了最低。同时国家层面对职业技工的培训投入远不如综合类大学教育,也导致相关从业人员减少。

年轻一代不再愿意从事像制造业这种重复性、流水性类工作,工厂又因为对从业者身体素质要求而设置年龄限制,将能力优秀却年龄偏大的人拒之门外。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就算以后那些在服务业吃完青春饭的年轻人想要进工厂时,同样进不去。

如此,在未来,制造业一线员工的缺口也将会越来越大。

职场年龄歧视这个槛

“打工人”该如何面对?

四川大学法学院周伟教授曾经以1995年到2005年上海和成都两市30万份招聘广告为样本分析得出,用人单位在招聘广告中所提的年龄普遍在35岁以下,40岁以上普遍受到用人单位的差别排斥。

发展至今,关于用工年龄的傲慢与偏见似乎成为企业招聘时的一个普遍的“隐形门槛”。当下,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这一现象在人员流动性强、工作节奏快、竞争压力大的新兴产业企业中更常见。

据商业保险公司Hiscox的一项研究显示,在40岁以上的人群中,21%的人曾是职场年龄歧视的受害者,其中80%的人表示,年龄歧视影响了他们的职业发展轨迹。

武汉一菜场要求女摊贩不能超过45岁,被年龄歧视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与此同时,研究还显示,在面临职场年龄歧视时,年长男性或面临更严厉考验,且51岁是他们认为最有可能遭受职场年龄歧视的年龄。

除了一开始的招聘门槛,在企业追捧“年轻化”运作时,年龄稍大的员工也会被“自然淘汰”掉。

对于企业而言,在优胜劣汰、强行竞争的市场环境中,不管是从职员抗压身体素质,还是家庭稳定性方面而言,企业都更愿意招聘年轻化员工。在市场规律的运作下,35岁成为许多人职场危机的一个门槛。

在如此环境中,对于个人而言,提前做好个人职业规划很有必要,具有清晰的目标,才能围绕其积累积累更多的经验。这种长久积累下来的经验,才能转化为升职加薪的资本,在职场的脚步也会占得更稳。同时也要不断提高自己的学习能力,与时俱进。

武汉一菜场要求女摊贩不能超过45岁,被年龄歧视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目前,全球一些国家已经实施了反歧视法律,以打击工作场所的年龄歧视。

虽然国内1996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但并没有反就业年龄歧视的相关法律法规,也没有相关的管理机构。我国《就业促进法(草案)》最初在列举歧视类型中曾经对年龄歧视进行了规定,但在正式法律中,年龄歧视的规定最终被删去。

所以部分企业可以在招聘条件中明目张胆地设置年龄限制。

在现实案例中,很多行业中老年人因为拥有丰富的职场经验或许在一些岗位上更具优势,譬如教师、医生、律师、人力资源等行业,年龄反而是优势,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

武汉一菜场要求女摊贩不能超过45岁,被年龄歧视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图^ 电影《实习生》在好莱坞电影《实习生》中,一位与时代格格不入的银发族凭借多年积攒经验探索出了职场生存之道,成为年轻女老板的得力伙伴。)

前不久公安部宣布取消申请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轻便摩托车驾驶证70周岁年龄上限。此举有利于释放老年市场消费力,也是适应老龄化社会发展需求的政策善意。这说明摒弃年龄歧视是符合社会现实状况的必要之举。

中国有先见之明的城市浙江衢州已经关注银发人群再就业问题,并开始采取积极措施进行一些前置性的布局了。

据新闻资料,自2019年5月1日起,浙江衢州市率先将全市男性65周岁及以下、女性60周岁及以下退休返聘人员纳入工伤保险保障范围,当地用人单位可为符合条件的退休返聘人员按月缴纳工伤保险费。目前浙江不少企业已开始为符合条件的实习生和超龄就业人员缴纳工伤保险。

保护中老年人的就业权益,摒弃职场年龄歧视与国家人口年龄结构息息相关,在老龄化的今天,促进多元化就业已然是大趋势,让全社会的每一位成员都不被年龄问题所困扰,都可以发光发热,需要的是各方力量的共同努力。

数据新闻编辑:陈华罗

新媒体设计:甲晨晨

校对: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