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如果不是3岁的女儿问“妈妈,我怎么有两个爸爸?”山东泰安人刘凯(化名)不会下决心做亲子鉴定,也不会知道妻子背着他在外面买房和已婚男生活的事实。

面对DNA鉴定结果,妻子和当事男子愿出50万作为补偿,但要求刘凯签订保密协议。刘凯接受不了妻子对自己和家人的伤害,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近日,刘凯向妻子所在单位及泰安市纪委监委举报了此事,希望妻子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热恋大半年

两九零后走进婚姻殿堂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刘凯今年29岁,现在泰安市某企业上班。妻子小梅(化名)比刘凯大一岁,在泰安市某机关工作。

提起妻子出轨对自己和家人造成的伤害,刘凯说,近一年来,他一直备受煎熬。前几天,经过慎重考虑,他已向泰安市纪委监委举报了妻子婚内出轨的不道德行为,希望妻子受到组织应有的处分。

“2014年上半年,我和小梅经人介绍认识,之后谈起恋爱。”刘凯介绍,小梅也是泰安本地人,身材高挑,沉稳贤惠。

交往伊始,小梅就给刘凯留下了好印象。“记得我们每次约会吃饭,临走时,小梅都会叮嘱我,把剩下的餐巾纸带上,那是付了钱的。”刘凯当时就想,能跟懂得节俭的女孩走在一起,日子一定有奔头。点击阅读:领导为什么不提拔老实人?因为……

经过大半年的热恋,2015年3月,刘凯和小梅领取了结婚证,一个月后举行了婚礼,正式走进婚姻殿堂。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由于婚假时间有限,婚礼结束后,刘凯带小梅到山东省临沂市度了一周的蜜月。“当时,我答应小梅,等以后有了假期,一定再带她去外地度蜜月,算是对她的补偿。”没想到,蜜月结束后,小梅只上了一天班,又向单位请了一周假,说是报了旅游团要到江苏去玩。

刘凯很生气,说一个人去江苏有什么好玩的。小梅说,趁还没有小孩,应该多出去玩玩。刘凯拗不过小梅,只好同意让小梅一人出去玩。“我现在想想,这就是她当时给我设的局。”刘凯说。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结婚五年

3岁女儿突然问

“我为什么有两个爸爸”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刘凯说,小梅“独自一人”从江苏旅游回来后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总是找各种理由不和他同房。“我当时在泰安以外的城市上班,也没往其他方面想,没过多久,小梅说她怀孕了。”

之后,小梅表现得完全是贤妻良母的样子,既顾家,也和刘凯的母亲相处得很融洽。

2016年4月,小梅生下女儿。“我的父亲在我18岁时就去世了,因为这个特殊的经历,我的家庭观念很强,对亲情非常珍惜。”女儿的降生,让刘凯欣喜不已,“我几乎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到了女儿身上,女儿出生不久,我就给她买了商业保险,手机里、电脑里全是她的照片和视频”。点击阅读:领导为什么不提拔老实人?因为……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刘凯和小梅的矛盾也一天一天显现。“隔三差五就会吵吵闹闹。”刘凯当时认为,夫妻间小吵小闹很正常,加之小梅和婆婆关系处理得很好,还有可爱的女儿在两人中间调节,小日子倒也过得平稳。

可是,随着女儿的一天天长大,刘凯越看越觉得女儿和自己不像,心头的疑云越来越重。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直到2019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小梅给女儿洗澡时,女儿突然问小梅:“妈妈,我为什么会有两个爸爸?”

“当时,我的心咚咚直跳,立即走到小梅跟前,问孩子的话是什么意思。小梅的神情很不自然,但很快找出各种理由搪塞我。”刘凯说,女儿的话让他暗自决定要做亲子鉴定。

2019年9月的一天,刘凯偷偷带女儿到医院抽了血,之后将血样寄到上海一家亲子鉴定机构。

2019年9月16日,鉴定结论显示刘凯不是鉴定对象的生物学父亲。

7月17日,记者在刘凯提供的亲子鉴定报告上,看到刘凯所说属实。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鉴定结论显示刘凯不是鉴定对象的生物学父亲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调查发现

四年前妻子在外买房和已婚男生活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看到鉴定结果,刘凯一下子蒙了,“那一刻,我觉得天塌了,怎么也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刘凯说,养了四年的女儿不是自己的,这对他的打击非常大。

为了查明真相,他暂时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包括小梅。

经过调查,刘凯发现,早在2016年,也就是他们结婚第二年,小梅背着他以自己的名字在泰安市买了一套房子,距离他们的房子只有15分钟的车程。点击阅读:领导为什么不提拔老实人?因为……

刘凯观察发现,几乎每天中午,小梅都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同进同出该房子。

“最初我以为该男子是小梅单位的领导,或者是小梅受到胁迫,后来发现并不是。”刘凯调查发现,小梅出轨的男子叫赵刚(化名),今年四十多岁,是一家私企的销售经理。“赵刚有自己的家庭,有两个孩子。”刘凯分析,在他们结婚前,小梅和赵刚应该就认识。

刘凯说,在给孩子做鉴定之前,小梅可能觉得事情包不住了,不断和他闹别扭,并提出离婚,之后搬到娘家去住。在没有给小梅的父母看DNA鉴定报告之前,小梅的父母不相信小梅会做出这种事情。最终发现是事实后,表示愿意对刘凯做出补偿。

小梅怎么会有时间和赵刚在一起?刘凯说,孩子出生前,他在外地上班,每个月只回家一两趟。他不在时,小梅经常给婆婆说她要回娘家。孩子出生后,他调回泰安,每逢周末,小梅都会回娘家。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出轨方愿出50万

让刘凯签“保密协议”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2019年年底,所有真相都调查清楚后,刘凯向小梅摊牌。

“当时,她依然不承认出轨的事,坚持说孩子是我的。”在大量证据面前,小梅不得不承认她说了假话。

之后,小梅和赵刚通过中间人传话,小梅可以和刘凯离婚,也可以给刘凯25万元作为补偿,但刘凯必须签订一份保密协议,不能让外界知道这件事情。刘凯没有同意,“我觉得这件事对我的伤害不是用钱能够弥补的。”

之后,刘凯将这件事告诉了家人。刘凯的母亲思想比较传统,说事已至此,如果小梅能悔改,建议继续过下去。刘凯说如果孩子是他的,还可以考虑。孩子不是他的,他无法原谅。

刘凯的表姐对此很气愤,也很同情表弟的遭遇,从中调解,提出让对方给表弟50万元作为补偿,对方中间人表示同意。刘凯当时有过犹豫,在看了对方律师发过来的保密协议后,刘凯明确表示拒绝。“他们发过来的离婚协议书及保密协定对我提出了很多条条框框,完全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这个我不能接受。”

刘凯介绍,事发后,赵刚一直没有出面和他接触。整个过程中,都是赵刚找的中间人和律师和他联系。2020年6月,刘凯设法联系上了赵刚的妻子,她对丈夫出轨的事实表示很惊讶,说丈夫平时很顾家,周末都和家人在一起,只有工作日在外面跑业务。

见刘凯不同意签订保密协定,2020年3月,小梅将刘凯起诉到了当地法院,请求判决他们离婚。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在刘凯提供的判决书中,记者看到,小梅在起诉状中称,她和刘凯结婚后,由于刘凯性格内向,夫妻双方沟通较少,缺乏交流,双方未建立起真正的夫妻感情,无法继续生活,请求法院判决他们离婚,依法分割共同财产,女儿由她抚养。

“本来是她出轨在先,现在反而将责任全推给了我。”刘凯说,为了不让小梅和赵刚的如意算盘得逞,法院审理案件期间,他没有将亲子鉴定的事情告诉法官,也不同意离婚。点击阅读:领导为什么不提拔老实人?因为……

刘凯在答辩状中称,他们年纪尚轻,沟通出现问题很正常,以后应通过不断的努力加强沟通,减少隔阂。

2020年4月28日,法院最终判决,不准二人离婚。

女儿非亲生,出轨妻子提出给50万赔偿,男子拒绝并举报求严查

2020年4月28日,法院最终判决,不准二人离婚

刘凯分析,几个月后,小梅会再次向法院提出离婚。

“我不是不想离,就是觉得是她有错在先,现在她不想承担任何责任,反而要分割共同财产,这个我坚决不同意。”刘凯说,小梅婚内出轨的事情他已经向小梅的主管领导反映,前几天刚刚给泰安市纪委监委递交了举报信,泰安市纪委已受理,称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7月17日,记者提出采访小梅,刘凯称,2019年9月,小梅回娘家后,先是将他拉黑,后来又换了新号,他现在没有小梅的联系方式。

当日,小梅的主管领导告诉记者,刘凯反映的事情是纪检方面的内容,他不清楚。

小梅所在单位机关纪委一位工作人员称,小梅的身份不是公务员,是该单位招聘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截至目前,他们没有收到相关举报,具体情况不了解。对此,刘凯说,他会在下周到小梅所在单位的机关纪委继续反映。

来源 | 华商报、刑事审判、法官读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