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军心惊肉跳,钻洞当“地老鼠”,躲在洞中死活不出


【一缕硝烟41】

1979年那一仗,步兵见识了82无坐炮的威力,在有效射程内只要测准距离,几乎百发百中,况且不受地形限制。这回攻打者阴山,我的老连队配属到主攻营,无坐炮成了各步兵连争抢的目标。当然,这是连长丁克明预料之中的事,“无坐炮连嘛,自然啃硬骨头!”

当年的一排长丁克明,1981年提拔为副连长,我在连队当指导员时他又当了连长,老哥俩搭档一年多。别看丁克明长得高大威猛,却是个考虑问题极细之人。1984年收复者阴山,受领打主攻的任务后,丁克明考虑再三,还是把配属六连攻打16号高地的任务交给了张文浩。

越军心惊肉跳,钻洞当“地老鼠”,躲在洞中死活不出

打下16号高地的无坐炮连老兵

张文浩是如今的一排长,昆明人,军校毕业的高材生,来到连队没几天,就彻底颠覆了“学生官不会带兵”的偏见。这小子绝顶聪明,步兵战术炮兵技术样样精通,踢足球打排球无所不能,全排让他带成了一群小老虎……

无坐炮连的主力在16号高地前沿展开,炮火急袭刚停,弟兄们随步兵追着最后一发炮弹向主峰发起冲击。

张文浩把三班留在正面,自己带一班二班随六连的一个排从右侧插到高地背后。固守16号高地的敌人确实顽强,两挺重机枪配置在钢筋水泥构筑的暗堡里,从侧后形成倒打火力,迫击炮弹也向后面打来,一班的火炮没来得及发射就被炸毁了,二班长陈新平和炮手罗长林负伤。

说敌人顽强,绝不是夸对方的战术技术有多高超,而是人家早有准备。这群人在我们的领土上经营三四年,早就测准了前沿阵地不同地段的射击诸元,单等按照既定诸元装填炮弹,肯定弹无虚发。

出师不利,一排两个班本不满编,现在还得留人抢救伤员,只剩下七个人一门火炮了。暗堡里的重机枪仍在不停喷射,步兵冲到距山顶不足百米处,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一炮手拖着炮身爬过来,张文浩被机枪压在土坎后,紧贴一炮手耳边喊:

“向右侧转移!注意隐蔽,卧姿用炮!”

听到排长的口令,一炮手抱着炮身滚进一个弹坑准备用炮,大概前面的茅草遮挡视线,装填炮弹后还是跪起来,肩炮对准暗堡连发两弹,发发命中,刚才还嚣张一时的重机枪再也没缓过来。另一个方向的机枪狂扫,俩老兵横向滚了十多米卧姿击发,只一发炮弹就将暗堡炸飞,正面进攻的步兵趁势冲上去,没死的敌人拼命挤进洞口。

越军心惊肉跳,钻洞当“地老鼠”,躲在洞中死活不出

老天惠顾,占领表面阵地几分钟后,阴雨绵绵的老天居然放晴了,趁大雾没起来,步兵弟兄们抓紧消灭“地老鼠”。

1979年那一仗,我们曾领教了越南兵钻洞的本事,后来专门研究过打洞战术。说来也简单,在火力掩护下接近洞口,往里扔几包炸药而已。没人细究钻洞的敌人到底炸死多少,干部战士都把打洞叫做“炸地老鼠”。

……

越军心惊肉跳,钻洞当“地老鼠”,躲在洞中死活不出

我依然在指挥所的山洞里待命。

各高地捷报频传,93团已占领东部主峰10号高地,92团二营全面进入搜剿残敌阶段,毫无疑义,者阴山将在今天回到我们手中。据我分析,进展如此顺利不是守敌软,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14工程”:

“14工程”是炮击行动的代号。

在五年前的自卫还击战中,我们见识过越军的游击战法,他们的炮兵也擅长游击,总是趁你不注意随机来几炮,等到我军火力压制时,几个炮兵早就扛着炮溜得无影无踪了。

“你小炮打游击,我就用大炮对着干”,师司令部针锋相对制定了“14工程”方案。

4月2日,部分师属炮兵和团营属的轻便火炮拉到前沿,对者阴山战区主要高地实施炮击,直接目的是摧毁表面阵地的工事,杀伤各制高点的有生力量。

接下来的二十多天,炮兵实施了一系列“诱惑”战术。从4月4日直到下旬,炮兵不时无规律地打一阵,闹得高地上那群兵昼夜提心吊胆,几乎天天活在心惊肉跳之中。到后来,“地老鼠”们也疲了,干脆躲在洞里死活不出来。

越军心惊肉跳,钻洞当“地老鼠”,躲在洞中死活不出

“不出来就把他引出来!”4月17日夜间,师长廖锡龙亲自指挥了一次佯动:炮火急袭之前,远处公路上的车灯忽亮忽灭,者阴寨、那宾寨、长田寨、江铳寨里的狗被几个兵引逗得嗷嗷狂叫,高地上的越南兵全部警觉起来。接着,步兵在山半腰搞出一些小动静,故意露点灯光,小喇叭时不时吹几声,俨然大部队正在隐蔽接近,地老鼠们不敢不理睬了。

敌人已经上当,各炮群指挥员一声令下,大炮小炮全部开火,炮弹覆盖多个制高点。十几分钟后,炮火统一向敌后延伸,山下响起冲锋号,“地老鼠”迅速出洞。

越军心惊肉跳,钻洞当“地老鼠”,躲在洞中死活不出

者阴山作战,廖锡龙在前线指挥作战

然而,守敌营长赵文南失算了,刚延伸的炮火折回来,炮弹像长眼睛似的又一次砸到头上,没死的连滚带爬钻回洞里,任凭怎么引诱,再也不露头了。

估计这群傻帽到死也没明白,所谓“大规模进攻”,只不过是一个步兵连做出的姿态。

我和营长一起去看望参加炮火佯动回到驻地的一炮连,兴奋劲还没过的排长张乐湖正在咋呼:“奶奶的,老子在自己地盘开炮天经地义,打几发炮弹算试射!谁让你占老子地盘?看你还敢不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吃几颗炮弹算小菜,以后天天给你们会餐!”

……

二十多天无规律的炮战成效明显,各制高点的越军对连日炮击习以为常:你打你的,我睡我的。

“让他麻木,要的就是这种麻木!”师长廖锡龙对佯动效果十分满意。

真得感谢咱中国的老天爷,打响前的4月29日,大雨下了一昼夜,犹如专为我们施放了烟幕弹。部队冒雨隐蔽接敌,两个步兵团进攻分队的一千多人摸到展开地域,高地上那群兵还钻在洞里做梦呢!

天公作美不假,不过我认为还是14工程的“麻木战术”发挥了作用。

(未完待续)

越军心惊肉跳,钻洞当“地老鼠”,躲在洞中死活不出

【作者简介】许向斌,河北唐山人,1970年参军,历任指导员、副教导员。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连队立集体一等功;1984年参加“两山”作战,所率营的二连获“者阴山钢刀连”荣誉称号。1986年转业。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