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1-

“我杀人了”

冬季的傍晚来临得总是那么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名中年妇女带着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跑进派出所。

妇女痛哭流涕,小伙子手足无措,支支吾吾地想向警察说些什么,但始终没有表达清楚。只是很坚定地从嘴里蹦出四个字“我杀人了”。

自称杀人的男子名叫小峰,今年25岁,中年妇女是他的母亲。面对民警的询问,小峰坚持说自己杀了人,却又不肯说出到底杀了谁。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人命关天,民警需要判断小峰说的是否是实话,从小峰母亲那里了解到:他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仇人,唯一有磕绊的也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小峰的父亲吴勇,和小峰母亲离婚后又娶了一任妻子,并且生下了小儿子,今年8岁。

-2-

黄昏血案

同样是这个黄昏时刻,小峰的父亲也是痛心入骨。

下班后的吴勇一进家门就看见了惨烈的画面,小儿子躺在一楼卫生间的地板上一动不动,脖子上的血流得满地。

吴勇几乎晕厥,他抱着儿子猛然想到了什么,赶忙冲上二楼寻找自己的妻子。

祸不单行,妻子也惨遭杀害,和小儿子一样,喉咙被割,躺在二楼的卫生间里。

经120急救人员检测,现场的儿童和妇女已经死亡。

此时的吴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情绪非常激动,他站在角落里打电话,却什么都不肯对民警说。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没错,小峰的确杀了人,杀的正是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弟。

究竟是怎样的深仇大恨让小峰对自己的亲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半年前,小峰和父亲大吵一架,一气之下带着几件随身的衣服离家出走。这一走就是大半年,这天,小峰带着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回家取衣服,同父异母的8岁弟弟跑了过来。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不仅翻他东西,调皮的弟弟还骂了小峰一句,小峰再也忍不住憋在心里已久火气,当弟弟走到一楼卫生间的时候,他下了狠手,用身上的刀抹了弟弟的脖子,还在背部捅了几刀……

听到一楼的响声,小峰的继母急忙从二楼跑下来。

在楼梯的拐角处小峰遇见继母,他二话没说,将刀捅向了继母的肚子。

而这没有解了他内心的怨气,又用同样的手法抹了继母的脖子,切断了喉咙,在身体上捅了刀子,让这个可能存活的生命彻彻底底地结束了。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拿着匕首一通疯狂地乱捅之后,犯罪嫌疑人小峰将继母拖到了二楼的卫生间。

惊魂未定的时候,一直等在屋外的朋友开始催促了,走进房内向小峰找烟抽。当两人的烟抽到一半时,朋友突然发现小峰的脸上有些血迹,手上有抓痕,问他原因,小峰一边回答说没事,一边去卫生间清洗脸上的血迹。

而此时,他弟弟的尸体就在他的脚边。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洗完脸,小峰关上大门,便和朋友一起从后门离开了家。

-3-

自杀

在和朋友分开后,小峰开始给自己亲近的人打电话,第一通电话打给了他的外婆。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第二个电话打给了和他相恋一年多的女朋友,他让女朋友给他准备一个口罩、一盒香烟和一瓶矿泉水,并在约定的地点见面。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女朋友对突然间的分手很不解,当她询问原因时,小峰指了指胸口上的血迹。女朋友调侃:“难道你杀人了?”小峰笑了一笑,走开了。

他独自走进一个未交工的小区,在10层楼的一处窗口站了许久,最后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此时的他,想见见和母亲最后一面,当母亲赶过来的时候,他抱着母亲哭着说:“妈妈我杀人了“。

听说儿子杀了人,在恐慌中甚至都来不及多问儿子到底杀了谁,母亲就匆忙带着儿子来自首。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儿子小峰杀害的人是他的继母和弟弟。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从周边的邻居了解到,小峰和继母的关系不会像亲生母子那样特别亲密,但也并非水火不容。

-4-

父子之间

案发后,小峰的另一个表现,也很难让人捉摸。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指认现场时,犯罪嫌疑人小峰提出的要求是“ 我想见我爸爸一面”。他想看看他父亲的表情,很好奇失去妻子和儿子的父亲在这一刻是怎样的情绪。

事发后,小峰的父亲吴勇无法面对那个空荡荡的家,一个人去了外地。妻儿惨死,每当想起大儿子的所作所为,吴勇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小峰读小学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他由父亲抚养,但小峰的童年基本是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的。在他的概念里,没有父亲这个词。小峰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坐牢了。吴勇坐牢期间,小峰的母亲也再婚了。

小峰长大成人后,外公外婆想到小峰要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就把他送回经济条件比较好的父亲家。

但小峰并不知道,父亲已经再婚,继母仅比自己大三岁。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虽然在父亲的新家让小峰感觉有一些隔阂,但平时也还算相安无事,直到因为安排工作的事情,小峰和父亲产生了直接的冲突。

父亲让小峰到自己的工地帮忙,本来说好一个月两千元的工资却只给了他六百。

小峰气愤地离开父亲给的工作,一个人出去闯荡。临走时,还给父亲吴勇放下狠话“总有一天,会杀了你们全家!”

-5-

目瞪口呆的绝望

回家说是拿换洗的衣物,其实此时的小峰已经无法适应独自闯荡社会,也无法承担20多万元信用卡的债务。他是想找父亲拿钱,还叮嘱朋友,如果看到一辆红色轿车给他发视频。

恰巧,吴勇换了一辆车,朋友的消息并没有通知到位,父亲回家安顿妻子给小峰做饭后,就又去忙工作了,没有理会小峰。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那一刻,他的心里充满了挫败感。

第二天,当小峰鼓足勇气再次回家,希望得到父亲的资助,而这次弟弟翻书包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小峰,让他彻底失控了……

本来期待父亲会悲痛欲绝的小峰,结果却让他目瞪口呆。

为了让父亲活在痛苦中,他只求一死

得知父亲吴勇的态度后,小峰说,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把刀刺向他的爸爸。同时,他还强烈要求给自己判死刑,只希望让父亲活在痛苦之中。

观后说道

柏燕谊:这个犯罪嫌疑人心智非常幼稚。什么样的人能够有如此幼稚的状态,在半年内敢花20万?通常是在被溺爱的状态下去成长起来的孩子。既没有责任意识,没有担当的能力,也没有独立的自我状态,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犯罪嫌疑人在22岁之后进入到父亲的重组家庭生活中,一起生活时间很短,并且是在成年之后。显然他爸爸成了他自我不能接受自我的替罪羊。自己混得不好,是因为爸爸在我生命当中的缺失;自己的痛苦是因为他重组家庭,对我不够重视;挣钱挣得少,是因为父亲没有给我提供更好的平台。犯罪嫌疑人希望父亲痛苦,这显然是对他爸爸的一个惩罚,他心里更坚定地认为,父亲是一个犯错误的,甚至是犯罪的人,所以才需要如此之大的严厉的惩罚。

阿檬:犯罪嫌疑人小峰自身某些过于极端的思想,有可能是小时候外婆外公灌输的。就是你很不容易,造成他本能地会有一种缺失感,然后迫切地希望能够得到补偿。一个人只有太过压抑的时候,才会有这种破坏性的想法,他捅的每一刀都代表了一层的恨。他积压了太多的负面的东西,最终以破坏力的方式出现。

张越:父亲的形象代表着规则、威严,而小峰的生活、成长过程没有父亲,所以其实他的父亲没有权威性,小峰也缺乏对规则的尊重意识。孩子还需要和母亲学会处理情感和沟通,而母亲改嫁了,所以母亲的那部分教育和情感沟通的能力也没有培养起来。所以,当犯罪嫌疑人对情感有需求的时候,他不会表达,全用恶性的方式来表现。

编审/吕秋秋

策划/周纪文

编辑/韩梅 李子轩

记者/王志强